一只小辣鸡

失智了我,开始疯狂ooc

分享一只佛铸呱。
是粉不是黑!!!

【苍雀】有雀来归(二)

这篇是苍雀,苍×孔雀,拉郎
雷!!ooc!!生子!!失忆!!十分狗血!!





山底,溪边静静地躺着一个人,阳光透过层层的树枝打在他的身上,在他的金色肩甲上折射出耀眼的光。静谧的树林里只有时不时的鸟鸣声以及潺潺的流水声,仿佛这里已被尘世遗忘。

苍在永旭之巅与众人议完事之后,便欲赶回天波浩渺,来到中途却遇见行色匆匆的杜舞雩。
赦天祭能破有一大部分的功劳在于杜舞雩,虽然他过去曾是逆海崇帆之人,但苍还是觉得应该上前去打个招呼。
“杜舞雩先生”
杜舞雩道:“弦首有何事吗”
苍拱手道:“见先生行色匆匆,可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有没有苍可以帮上忙的地方。”
杜舞雩虽面露难色,但还是道:“前日我去追击弁袭君,他最后不慎坠崖。但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正在找寻。”
苍道:“好,如果日后有消息,苍会告知先生,请。”
“请”

苍赶回天波浩渺时,却见一名童子伫立门前等他回来。
苍迎上前去,道:“发生何事?,你为何在这里。”
童子连忙道:“弦首,刚刚小童去河边打水的时候,看见一个人晕在岸边,就把他带回来了,现在他被安置在屋内,大夫说好生休养,再过几日就他可以醒来了。”
苍皱了皱眉,道:“带我前去一观。”
“是。”

等苍进到屋内,只见床上躺了一人。苍走近,看到床上之人虽然闭着眼,但却是眉头紧锁,看上去像是在遭受什么剧烈的痛苦一般。就随手捞起他的手,想帮他渡些真气助他平气。谁知这一搭脉却像是摸到了什么烫手的山芋一样,急忙放下了。
苍转眼去看那名仍待在一旁的小童子,道:“大夫走之前可有说过什么话吗?”
“大夫说这位公子体质异于常人,需要好好修养。”
“好,我知道了”
“那我就先离开了”
“嗯”

待小童离开之后,苍盯着床上昏迷之人的面孔陷入了沉思。虽说医术并不是自己的专场,但简单的脉相自己还是能看的。
他这是……
算了,还是等他醒来再询问吧。
还有这人的身份……到时一并询问吧。

在苍的精心照料下,这位昏迷不醒之人的伤势逐渐好转。但这几日照顾下来,苍发现这人似乎一直在做噩梦。经常会在昏迷中呻吟出声,明明看上去是极度痛苦的模样,却强忍着不叫出来,只是一味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直到咬得鲜血直流。苍无奈,只得不时去看一看,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就用外力强迫他把嘴张开。甚至后来要半夜起来去看一下他才会安心。

这天,苍一如既往地去看望他,却见这人已经醒了,有些呆呆地坐在床上,环顾四周。听到苍进门时的动静转过头来,刚与苍对视,就立刻道:“这是哪里,你又是谁。”字里行间透露出一股浓浓的戒备。
“在下六弦之首苍,之前我家小童在河边捡到了昏迷的你,带回来医治。敢问阁下姓名。”

“我……不记得了。”


@绅士 我滚回来填坑了_(:з」∠)_









九兔子,爱丽丝梦游仙境paro,
小九出场五周年啦ヾ(●´∇`●)ノ

@绅士 假车假车
昨天晚上实在是太尬了,都伸进去两根手指了,但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好tm尴尬。
我认输了_(:з」∠)_
我还是继续我的清水小甜饼吧
天迹就让我一个人脑内    艹  吧_(:з」∠)_

【苍雀】有雀来归(一)

这篇是苍雀,苍×孔雀,拉郎

半原著向

有一丝拉风雀

雷!!欧欧西!!生子!!失忆!!十分狗血!!








【正文】
逆海崇帆完了,这已经是所有人已经看在眼里的事实了。
祸风行一举捣毁赦天祭的阵眼,以三十万生人来开启黑狱之门的计划就这样失败了。信众也因此看清了逆海崇帆的真面目,绝大部分都散了。
天谕、生印和老印也被倦收天等中原正道栋梁一举歼灭。可以说逆海崇帆已经真正地算是名存实亡了。

但是还有一个人不这样认为,那就是侥幸逃脱的弁袭君。只要自己存在一天,逆海崇帆就不会亡,弁袭君这样想着,毕竟这是他留给自己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了。

“祸风行”,断崖上,弁袭君缓慢地念出来者的名字,“你当真不肯放过我吗。”
“弁袭君,收手吧,逆海崇帆已经完了。你再坚持下去也没有意义的,回头是岸。”
“呵,除非弁袭君死,否则逆海崇帆不亡,少说废话,动手吧!”说完,手中的地擘印流光一闪化作长剑,向祸风行刺去。

弁袭君一心脱困,不想伤害祸风行,祸风行亦因对方是旧识,处处留情。两人打得难解难分,战况一时胶着。
“为什么你要这么执着于一个空壳。”祸风行仍是不愿放弃,试图感化弁袭君。
叮的一声,两剑相击,崩裂出花火,弁袭君直直地盯着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看着他的祸风行想“因为这是弁袭君唯一所贪求的东西了。”
忽然间弁袭君腹中传来一阵绞痛,又恰逢祸风行这时一剑劈来,弁袭君抵挡不能,只好匆忙后退,试图躲过一击。
偏偏这个时候的弁袭君已经身处悬崖边缘,冷不丁一脚踩空,身子直直往下坠去。
“弁袭君!”
听到头顶上方传来的一声猛喝,弁袭君才抬起头,看着正抓着他手试图把它拉上去的祸风行,可是……
弁袭君把右手提着的剑缓缓上举,对准了祸风行。
“祸风行,弁袭君再问你最后一次,当真要亡逆海崇帆不可吗?”
祸风行明显愣了一下,对于弁袭君在这种情况下还问这种问题有些不解,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没错,逆海崇帆的理念已经出现了偏差,弁袭君你没有必要再坚持下去了,我……”
可还没等他说完,弁袭君的剑已经猛然向祸风行抓住自己的手上刺去了,祸风行一时吃痛,不禁松了手,等他反应过来再去拉弁袭君的时候,却是迟了一步。
崖边响起了一声长啸“弁袭君啊!”

掉下去的时候,弁袭君脑海里闪过了很多画面,有小时候因为家门中落,不得不带上刚会走路的小妹一起去过颠沛流离的生活场景;也有他将小妹安置在山洞里,出去找吃的,回来的时候小妹却不见了场景;有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意外遇上了天疆的孔雀仙者,教会了他孔雀秘术场景;更有他弁袭君一生最难忘的与天谕祸风行起义创立逆海崇帆的场景。
再后来,弁袭君缓慢闭上了眼,逆海崇帆的发展如火如荼,小妹也被找到了,本该就这样幸福下去的,可是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小妹居然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了。
这是弁袭君所不能容忍的,所以弁袭君趁祸风行醉酒意乱情迷间献身于他,还故意让画眉看到。
却没想到画眉的反应居然那么激烈。从画眉自杀的那一刻过后,一切都变了,自己的小小的幸福世界开始一点点崩塌。
一滴清泪从弁袭君的眼角滑落,消逝在空中,是……弁袭君……错了吗?

这样……吾可还你了……祸风行……






@绅士 苍雀邪教搞起来,苍下一章出场👌。
本来为了防止坑想全打完再放出来的,
但是我不管了,写多少放多少,填坑随缘吧🌝

跟朋友讨论的如何让孔雀雀幸福,然后我们还是觉得祸风行不适合孔雀,要给他找一个强大又温柔的老公。
就决定是你啦!!苍!!!
😃
脑完之后就随便草了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