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鸡中转站

大家好,这里是放飞自我的小号。

这个笑容……好……我卖还不行吗。

画了自己心目中的周叶,小周超可爱!!!!

我被那个b站上的全职版魔道给洗脑了。指路av11450221。
不要欺负我们江澄啊hhhhhhhhh摸一个被欺负得哭唧唧的幼澄。

啊啊啊啊叶修好帅!!周泽楷好帅!!!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韩文清!!!!
我要为他们打call!!!!😭😭😭😭(来自一个刚入全职坑的少女的呐喊。)

虽然我把滤镜调成了这个屎样子,其实这是一张和服勇。
想不到吧

【维勇】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BE BE BE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官方真的伤透了我的心,尽管不想去在意,但是还是很难过。如果勇利知道了一定会更难过的,这样想着有了这篇报社之作。


听说ooc的人一般都不会说自己ooc的,所以我就不打了,之前的真的不是在自谦!!!!



http://music.163.com/#/song?id=31514884&market=baiduqk

请配合bgm食用,食用愉快






“就让这一切在大奖赛之后结束吧”

“勇利!”维克托惊叫一声从梦中醒来了。

原来只是一个梦啊,维克托痛苦地伸出右手捂住了脸,还好只是一个梦,这样的事情再来一次可难保自己那颗心脏还受不受得住。

勇利不就好好地在自己身边睡......欸......

勇利呢......

现实与梦境的重合让维克托一下子慌了神。他掀开被子连衣服都顾不上换就冲了出去。如果平时勇利比自己早起这时候一般是应该在厨房里的......

不在......

对了电话!给勇利打电话!

维克托又冲回卧室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慌乱的样子哪里还有平时的游刃有余,不知道为什么维克托的心里很不安,也许是那个梦的缘故。他压抑着内心的不安,按下了自己为勇利设置的快捷键,焦急地等待着拨通。

“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does not exist, please check it and dial later.”

电话那边传来的机械的的电子音让维克托一下子如坠冰窖。

不对,不对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对了,打电话给尤里,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维克托拨通了尤里的电话。

“喂!维克托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休息日啊!就算是教练也没有休息日一大早就用电话把人吵醒的道理啊!”

“等等,尤里奥,你说我是你的教练?”仿佛为了确定一样,维克托把每个字都咬得异常清晰,却依然掩盖不了声音中的颤抖。

“哈?这种事情还用得着再问我吗,还是说维克托你失忆了,一年前你就是我的教练了啊!还有!谁是尤里奥,本大爷叫尤里,尤——里!笨蛋!”

“那......勇利呢?”

“哈?勇利!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一个尤里就够了,如果再出现一个,我会亲手把他揍成宋罗汤的!”

......

维克托默默挂了电话。这个世界一切都乱套了。

沉默了半分钟,维克托又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你好,我要订一张去日本的机票,越快越好。”

 

 

 

 

十二个小时之后,维克托终于踏上了熟悉的长谷津的土地。此时的天已经黑了,这个古朴的小镇已经有不少店家在门前挂上了红红的灯笼。

维克托疾步穿梭在他和勇利曾经无数次走过的街道上,到了后来维克托已经按耐不住地地跑了起来,跑过了他和勇利一起晨练的桥,跑过了勇利告诉过他的最佳的赏樱地点,跑过了要去长谷津的海边必经的下坡路。

终于,维克托气喘吁吁地停在了乌托邦胜生的大门前。

他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入眼的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院子,但是却依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直到进到屋内,才看到了宽子抱着换洗的床单走了出来。

“欸,这位客人是要住宿吗,现在是淡季,有很多空房的噢”

“您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小维啊,是勇利的教练啊”

“噗,客人您的名字跟勇利养的小狗一样呢,啊,对不起,我没有要冒犯您的意思。”

“等等,你说勇利,他现在在哪!”

“啊,客人你是要找勇利吗,他现在估计在冰之城堡呢,勇利总是在结束工作之后还要再留在那里好长时间呢”

“好的,谢谢”

等到维克托冲出去之后,宽子盯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这孩子好眼熟啊,突然间猛的想了起来,这不就是勇利在十三四岁的时候曾经超级喜欢的花滑运动员维克托嘛,勇利为了养一只和维克托一样的贵宾犬还求了他们好久。

但是,突然就有一天,勇利把屋子里所有维克托的海报都揭了下来,如果有谁跟他提起维克托也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杂志也不买了,滑冰也几乎要放弃了,如果不是美奈子和小优他们的鼓励,可能勇利都不会再上冰了吧。

虽然教练极力想让勇利去参加比赛,但是勇利却拒绝了,在大学毕业之后就去了冰之城堡当了教练。

 

 

 

维克托已经顾不上去管路人对于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在路上狂奔的诧异目光,今天的一切一切都让他感到费解,明明勇利昨天还和他一起训练,勇利还跳出了完美的4F,两个人晚上还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为明天晚上到底谁做饭而小小地争执了一番,但是两个人很快就和好了,一起互道晚安,一起睡觉。

为什么?为什么一觉醒来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呢!

但是,但是找到勇利的话,这一切都能有答案了吧,只要能见到勇利的话。

 

 

 

九点多,冰之城堡还亮着灯,维克托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了优子。

还没等优子尖叫出来,维克托就抢先一步问了“请问勇利在哪里”

“欸,您找勇利有事吗,勇利的话,现在还在练习噢”,说着,优子就带着维克托进了冰场。

“对了,可以先等勇利滑完吗,现在应该是最后一曲了,我们先不要打扰他”尽管维克托现在就想冲上去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还是忍住了,跟着优子进了一旁的制冷机房,这里有很大的玻璃可以让维克托看清楚冰上的勇利,而不会打扰到他。

冰面上的勇利低头,然后伴着听不见的音乐缓慢地抬头,下蹲,维克托才意识到勇利滑的是《伴我》,而且是他们当初滑过的双人版!仿佛身边有看不见的情人一样,勇利温柔地抬起了手,抚过......空气,用最温柔的目光,看着空无一人的身侧。

“勇利他.....真的真的很喜欢维克托啊,虽然后来他没有再提,但是我们都可以看得出来,他总是在没有人的时候,一个人悄悄地练习着维克托的节目。维克托的比赛,虽然他现在不怎么和我们一起看了,但是我知道的,他会一个人自己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还会哭,因为每次维克托有比赛,第二天早上勇利的眼睛总是红红的......啊,对不起,不知不觉就跟你说了这么多。”

勇利滑完了,优子先维克托一步出去了。

“小优,你还没走啊,不是说我来关门就好了吗”

“勇利”

“嗯?”

“维克托来找你了”

“嗯!”

这时维克托才从机房出来了,看着勇利,面色复杂。

优子很识趣地先走了。

“为什么?维克托会在这里!”

“什么为什么!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喜欢的人不见了,谁都会着急的吧”

“维克托你......还记得我”

“为什么不记得,你是我的学生啊”

“不......不应该的,我们已经没有交集了啊”

维克托这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劲,他上前去把手搭上勇利的肩膀。

“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告诉我,勇利”

“......如果告诉你真相又能怎么样,知道了你就能满足地从我的世界消失吗。”

“如果连事实都不知道,那你要我怎么接受你从我的世界擅自离开这件事!!!”

勇利盯着维克托看了一会,见他的目光坚定,才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你跟我来”

一路上勇利都没有再说过话,维克托盯着他沉默的背影,心里的疑惑却越来越多。

这时候恰巧赶上烟花大会,一路上的的气氛都热闹非凡,可那些在维克托的眼里都直接虚化了,只剩下了前面这个坚定的背影。

勇利,你到底要怎么跟我解释呢。

 

 

在居酒屋里,勇利熟练地点了两份拉面和一瓶“通往魔界的邀请”。

“维克托你的记忆是怎样的?换句话说在你的记忆里有哪些关于我的片段。”

维克托本以为会听到勇利的解释,但是这第一句就让他晕了,但是他还是照实回答了。

“前年的大奖赛上你在晚宴上喝醉了,让我做你的教练,去年我来到了长谷津,成了你的教练,然后你在大奖赛上拿到了银牌,后来你去了俄罗斯训练,目前和我同居。”

“那我也告诉维克托,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那是一个梦还是什么,我去了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以某种我不明白的形态存在着,我们的故事是一部动画,我,和你,还有尤里奥他们都只是这部动画里的一个角色,有很多人喜欢你,有很多人喜欢尤里奥。但是.......”

勇利苦笑了一下,继续了下去“没有人喜欢我,他们说我玻璃心,说我贪吃,是个肥猪,他们让我.......离开你身边。”

“无数的谩骂让我很痛苦,我不知道在那个世界待了多久,反正就是一直在听他们对我们的评价,累了就会睡着,醒了就继续听,后来所有的声音都逐渐弱了下去,直到归于寂静,我又睡着了,醒来就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十四岁的时候。虽然难以接受,但是过了这么多年,果然还是要学会接受啊。”勇利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那是维克托今天一直在寻找的笑容,但是现在看起来却又觉得心疼。

“所以,勇利是自己决定要放开我的吗”勇利的一番话,让维克托彻底想明白了今天的事情。

勇利回到过去之后,没有再走上竞技生涯,因此自己与勇利也就没有了见面的机会更没有了认识的机会,啊啊,所以尤里才会说自己是他的教练啊。

“如果不是我还记得这一切,勇利是不是就要这样自私地彻底退出我的世界”

“维克托我真的做不到啊”勇利痛苦地捂住了头,“刚回来的时候,我连冰面都不敢上,一上冰,那些谩骂就会涌进我的脑海,我没有站到维克托身边的资格,那些声音一遍一遍地对我这样说。”

“何况现在的我们已经错过十年了,已经回不去了啊......”

“勇利还真的是一个自说自话的人啊,虽然见识过,但也没想到会严重到这种程度呢”

“对不起,维克托”勇利站了起来,“这是最后一次了。”说着他离开了座位。

“勇利。”维克托叫他。

勇利站住了,却没有回头“我就这样走得话维克托会哭吧,对不起,我现在不太敢看见你哭。”

维克托就这样盯着勇利离开的背影,盯了好久,才把目光移到了桌面上。

面已经凉了很久了。

维克托往嘴里机械地塞着面,眼泪大滴大滴地砸了下来,落在了桌面上。

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了,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桌上,“可恶!”


为什么官方要这样欺负我勇啊!哇——一声哭出来。。。。。
勇宝不哭我永远爱你。

一个并不是很走心的六一贺图。
谁还不是宝宝咋地了,可把兄弟俩牛逼坏了,叉会腰。